首页 > 法治 > 内容

责任认定扑朔迷离 企业重组进退维谷
发布时间:2018-7-21 11:31:21   作者:不详

——“4.6”事故背后的罗生门

近日,法制网的一篇关于“重大责任事故罪应引入专家辅助人出庭”的报道,引起了法学界、投资界、企业界人士的高度关注,更引起了笔者的重视与思考。这是一起三年前震惊一时的重大生产责任事故旧案,纠缠着案件证据链的异常瑕疵、责任认定的扑朔迷离以及事后的利益纷争,直到今天还不能尘埃落定。这场事件的最终走向,关系到行政权与司法权的相互制约,关系到企业的未来命运,也关系到一个经济大省的营商环境。

试生产工厂发生爆炸,责任认定扑朔迷离

2015年4月6日晚18时56分,地处福建漳州古雷的腾龙芳烃41单元二甲苯装置加热炉发生爆炸。后经查明,主要是二甲苯装置至邻二甲苯装置的一条输料管线21#焊口断裂,泄漏物料被旁边的加热炉引风机吸入炉膛,遇高温爆炸着火,火势引发装置附近中间罐区4个储罐着火。

据了解,该事故企业新建设的二甲苯项目还未竣工验收,正处于试生产阶段,事故时生产装置处于刚开工设备试运行阶段。此次事故所幸的是没有造成人员死亡,没有造成环境污染及社会危害,被损失坏设备是私有财产。

鉴于事发工厂涉及化学制品泄露,在整个事件响应过程中,各级政府与企业及相关单位快速处理,妥善应急,以最快的效率阻止了损失的扩大。然而,关于事故的性质认定却引发了一场久达三年的罗生门。

2015年8月14日,福建省人民政府作出闽政文[2015]294号《福建省人民政府关于腾龙芳烃(漳州)有限公司“4·6”爆炸着火重大事故调查报告的批复》,《批复》中原则同意4.6事故定性为《重大生产责任事故》,将此次事故定性为由生产经营单位腾龙芳烃(漳州)有限公司在生产经营活动中发生的造成重大经济损失的安全生产责任。也正是批复中的这一模棱两可的责任认定,导致事发企业腾龙芳烃在今后数年的企业重组过程中进退维谷,也让当事企业主要负责人可能面对量刑的牢狱之灾。

关键证据结果迥异,案卷惊现一卵同胞

根据省事故调查专家组《技术分析报告》认定结论,“4.6事故”的直接原因是“有焊接缺陷的管线41-8"-PL-03040-A53F-H受开工引料操作波动引起的“液击冲击”, 21 号焊口断裂” 。这一论断将事故责任直接引向了生产企业的操作错误造成的“液击冲击”,从而弱化了涉事管道焊接质量不合格缺陷焊口泄漏,是由于工程承包建造企业中石化四公司违法分包,偷工减料所造成焊口严重缺陷,在正常生产时致使管道断裂泄漏的责任。而相关法律专家也认为,正是“液击冲击”这个让外行人摸不清头脑的专业名词成为了这个案件的关键点。因为发生泄漏的输料管道和装置设备明显属于2014年国家质检总局根据最新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特种设备安全法》《特种设备安全监察条例》修订的《特种设备目录》中“压力管道”和“压力容器”范畴。而如果生产操作“液击冲击”不成立,那么该案的直接原因应是压力管道焊口断裂,主要责任应该依据设备制造、管道施工企业偷工减料的事实,认定为一起特种设备安全责任事故。

事故调查报告做出后,为查清事故真相吸取教训,腾龙芳烃(漳州)有限公司先后委托包括中国石油大学(华东)油气储运工程研究所、美国注明的事故鉴定公司Engineering Systems Inc.(ESI)、著名PX生产技术专利商法国AXENS公司等国内外多家权威检测机构,以工厂DCS自动控制仪表电脑保留的原始操作数据,对管线内的流量、温度、压力波动等重要环节进行检测得出多份独立的分析报告,并对事发时工厂的操作进行了多次专家论证、技术研讨论证,论证结果无一例外,分析报告和论都认为管线内不存在所谓的“液击冲击”管线内的压力波动已控制在正常的范围之内。在经完全符合操作规程规定流程的情况下,因管线41-8"-PL-03040-A53F-H存在严重的焊接不合格质量缺陷,该管线焊口发生断裂,是造成4.6事故发生的唯一直接原因。同时,腾龙芳烃也质疑,由事故调查组委托的合肥通用机械研究院特种设备检验站为41-8"-PL-03040-A53F-H事故管道进行《理化和断口原因分析》。但合肥院特种设备检验站出具的《理化和断口原因分析报告》中并没有分析确定断口的断裂源,对断裂过程的断裂性质和断裂原因分析基础的最重要的信息没有分析。查找分析断裂源是断裂原因分析的基础,没有分析基础,如何得出的焊口断裂的原因结论?该报告的真实性值得质疑。报告中对确认的事故管道缺陷焊口,没有做出是否符合技术要求合格条件,是合格还是不合格的没有明确。而规范要求,该事故管道焊接技术要求II级为合格标准, 而事故管道焊缝缺陷(未焊透、未融合)按国家焊接质量标准为IV级,属不合格焊缝,不合格焊缝是不能使用到生产环节,这是刚性的要求。另外,该院只有对压力容器进行质量检验或风险评估的资格,并没有对石化企业的生产操作问题进行判断和鉴定的资质。而该合肥院特种设备检验站出具的事故管道《断口原因分析报告》中,也着重分析了生产装置开工过程管线震动,液击时间等问题。合肥院特种设备检验站出具的《断口原因分析》报告缺少科学论证基础。

更为让人匪夷所思的是,在合肥通用机械研究院特种设备检验站于2015年4月21日出具了两份事故管道《断口原因分析报告》。报告编号均为NO.:2015-GMRI-TLFT-SX-001C1;在报告的封面、骑缝、结论页等处均盖有合肥院通用机械研究院特种设备检验站单位的公章。但一份报告的首页有附件三的标识,而另一份没有,在报告结论部分一份有 “是否有液击存在”的提示,另一份没有。有附件三标识的报告首页有公安局立案与原件一致的标注,而另一份最后结论一页是省安监局对外信息公开的也标注了与原件一致。

为何两份分析报告编码和编制、审核、签字完全一致,如同克隆?但两个报告的结论不同,这案情的背后,究竟是龙腾芳烃公司应当承担安全生产事故主要责任,还是始作俑者另有其人?看似已有定论的案情突然又模糊了起来。

企业呼吁再查真相,行政诉讼难以立案

由于福建省人民政府在《福建省人民政府关于腾龙芳烃(漳州)有限公司“4·6”爆炸着火重大事故调查报告的批复》中将“4.6事故”定性为一起生产安全责任事故,腾龙芳烃原投资人及相关管理人员失去了企业的自主修复权,当地政府正在推动企业的重组,并有意将其大幅折价交给中石化运营。如此,不仅当初的投资人将会遭受巨额的经济损失,事故责任人还将被追究严厉的刑事责任。

鉴于对4.6事故责任认定结果的异议,被追究生产管理责任嫌疑人于2017年向福州市中院提起行政诉讼,主张由撤回当初的那份《事故调查批复》。但福州市中院认为,该《批复》为行政机关内部处理的行政文件,对起诉人没有法律效力,且对其权利不产生实际危害,以不属于受理范围为由不予立案。此判定下达后,腾龙芳烃上诉至福建高院,亦被相同理由驳回。

这场曾经惊动中央的重大事故,如今因为关键证据的扑朔迷离,而将一个企业的生死,一个城市的责任和一部法律的尊严链接到一起。

来源:http://www.zgzxbd.com/News/1/26670.html

上一篇:甘肃榆中县屠宰场非法经营谁渎职
下一篇:青岛衣润服饰疑遭遇“冻鱼”欺诈,老板维权无门

发表评论